教學

學校首頁 > 教學 > 正文

《中國高教研究》刊登我校教師關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思考”

時間:2020-05-22 19:23:23  來源:中國高教研究   編輯:張淼  作者:  點擊:

日前,中國高等教育雜志《中國高教研究》(中國高等教育學會會刊)發布我校教學發展中心師璐、黎莉、邢方敏的研究論文《公共衛生人才培養的問題與對策----基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思考》。

突如其來的疫情迫使大家反思現有的公共衛生應急體系的有效性,探索公共衛生人才培養的新路徑、新舉措。論文指出,新時代,公共衛生人才培養是落實“健康中國”戰略的理性選擇,但是存在著培養模式陳舊、學科建設水平薄弱、理論研究支撐力不足等問題。培育復合型的公共衛生人才,高校應更新教學觀念、內容和方法,提升學科專業建設對人才培養的支撐力,加強公共衛生領域學術資源的教學轉化,強化公共衛生人才服務社會的能力,健全師資隊伍建設體系,為公共衛生人才培育發展營造良好生態。

全文如下:

公共衛生人才培養的問題與對策

----基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思考

摘要:當前,公共衛生人才的存量與增量、層次結構與質量水平都未能滿足經濟社會發展的需求。新時代,公共衛生人才培養是落實“健康中國”戰略的理性選擇,但是存在著培養模式陳舊、學科建設水平薄弱、理論研究支撐力不足等問題。培育復合型的公共衛生人才,高校更新教學觀念、內容和方法,提升學科專業建設對人才培養的支撐力,加強公共衛生領域學術資源的教學轉化,強化公共衛生人才服務社會的能力,健全師資隊伍建設體系,為公共衛生人才培育發展營造良好生態。

關鍵詞:公共衛生;人才培養;問題;對策

2019年底,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爆發并迅速蔓延。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迫使我們反思現有的公共衛生應急體系的有效性,探索公共衛生人才培養的新路徑、新舉措。

一、公共衛生人力資源現狀

《全國醫療衛生服務體系規劃綱要(2015—2020年)》將“到2020年,每千常住人口公共衛生人員數達到0.83人”[1]作為發展目標。截至2017年年底我國每千人常住人口公共衛生人員數量僅為0.628。以廣州市為例,2018年廣州市疾病預防與控制機構的衛生技術人員與執業(助理)醫師的比例為1∶36,與注冊護士的比例為1∶47,每千人常住人口疾控衛生技術人員數量僅為0.1[2],遠低于社會需要。作為一線城市的廣州亦如此,由此可見公共衛生專業人才的規模有待擴大。

應急型公共衛生人才緊缺,其弊端在突發性公共衛生事件的應對中暴露無遺。自2003年“非典”疫情之后,公共衛生領域的專家和學術界的研究者都提倡增加公共衛生人才尤其是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人才的培育數量。2003年國務院頒布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條例》提出,全國突發事件應急預案應包括突發事件應急處理專業隊伍的建設和培訓[3],但從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事件來看,應急型公共衛生人才的培養沒有受到足夠的、持續性的關注,仍是醫療衛生領域與醫學教育領域供給側改革的短板。

公共衛生人才的層次結構和質量水平與經濟社會的發展不相適應。根據對全國疾病預防控制機構人力資源結構的調查結果,省級公共衛生機構中,碩士及以上學歷人員占31%、本科學歷人員占42%;市級公共衛生機構中,碩士及以上學歷人員占19%、本科學歷人員占43%;縣級公共衛生機構中,碩士及以上學歷人員僅占4%、本科學歷人員占36%[4]。與多數省市級醫院相比,高學歷、高水平的公共衛生人才數量較少。溯其緣由,醫學類本科、研究生專業招生中公共衛生相關專業的招生名額和比例遠遠低于臨床專業和護理專業,并且很少有學生以第一志愿報考,往往是被調劑的。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暴露了公共衛生體系在人才梯隊建設和技術保障方面的弱點,需要更多掌握公共衛生領域倫理學知識、具備較高的應急能力、能夠較好處理突發性公共衛生事件的人才,公共衛生人才隊伍的建設也是應對突發性公共衛生事件的重要保障。

公共衛生專業人才流失較為嚴重。一項對全國22所公共衛生學院2012—2016年本科畢業生就業情況的調查結果顯示:一次就業的本科畢業生中,僅有53.1%的畢業生從事公共衛生相關工作;畢業生從事公共衛生相關工作的比例呈現下降趨勢,由2012年的55.4%下降至2016年的52.3%[5]。這與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公共衛生學院的一項調查相互印證,在對全國11所高校的130名公共衛生專業本科生的專業發展認知調查中,僅有37.69%的學生認為公共衛生行業發展前景廣闊,64.62%的學生擔憂未來就業[6]。公共衛生人才的薪酬待遇和社會地位普遍低于臨床醫生,多數公共衛生專業本科生就業轉行或選擇換專業繼續深造,造成人才的流失。

二、新形勢下公共衛生人才培養存在的問題

1.公共衛生人才培養模式不能很好地適應社會發展的新要求。我國高校的公共衛生人才培養模式借鑒蘇聯以預防醫學人才培養為主的模式并一直延續[7],重預防、輕應急,尚未進行系統的改革,難以培養出復合型、應用型的公共衛生人才。隨著“健康中國”戰略的提出、醫學模式向“生物-心理-社會”的轉變,公共衛生的概念范疇已超出醫學范圍,涉及多個學科,公共衛生人才培養模式也需要適時調整。然而,目前高校的公共衛生學院在專業設置上依舊以預防醫學專業為主,多數學院雖也設置了統計學、心理學專業,而衛生法學、公共管理等專業與公共衛生學科割裂,一般歸屬于管理學科,分設在(衛生)管理學院。對某醫科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調研顯示,該院設置了預防醫學、應用統計學(生物統計)、應用心理學和精神醫學4個本科專業。在人才培養目標上,強調精技、專深、職業道德,預防醫學專業的培養目標中特別提出了“善應急”。應急防疫教育,涉及多個學科知識,然而該院的各個專業課程體系設置,與社會需求有一定脫節,既沒有融入衛生法學、衛生政策、衛生信息處理等公共管理學的相關知識,也沒有融入醫學倫理學、敘事醫學等人文學科的相關知識。新冠肺炎疫情就暴露了公共衛生人才在處理突發性公共衛生事件的信息披露、道德倫理等方面的不足。另一方面,在公共衛生相關專業的教學安排上,也普遍存在重理論輕實踐的現象。而突發性公共衛生事件的應對與處理,需要熟悉醫學、統計學、流行病學、公共管理學、心理學等多方面知識,并且能夠進行現場判斷、擁有較好的組織協調能力與指揮能力的專業人才。傳統的公共衛生人才培養模式顯然不能滿足社會發展對公共衛生人才提出的新要求。

2.統領公共衛生人才培養的學科建設較為薄弱。學科是公共衛生人才培養的基礎和前提。根據2019年軟科世界一流學科排名,公共衛生學科領域主要圍繞“論文總數”“論文標準化影響力”“國際合作論文比例”“頂尖期刊論文數”4項指標對全球范圍內的大學進行排名[8]。排名結果顯示:前50強的大學里沒有中國內地高校,前100強的大學里3所中國內地高校入選,其中北京協和醫學院排名位次在51~75,復旦大學、上海交通大學排名位次在76~100。而美國高校有19所進入公共衛生學科排名前50強,34所進入前100強;英國高校有9所進入公共衛生學科排名前50強,12所進入前100強。美國和英國的高校在入選數量和排名位次上都遠遠領先于中國內地高校。與美國、英國相比較,進入公共衛生學科排名500強的中國內地高校數量較少并且排名位次較為偏后,表明國內的公共衛生學科建設水平比較薄弱,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學科的競爭本質上是人才的競爭。國內高校的公共衛生學科發展較落后,反映出教師隊伍競爭力水平較弱。

3.公共衛生人才培養研究的支撐力不足。公共衛生人才培養學術研究的動態和趨勢在一定程度上是反映公共衛生領域發展狀況的一面鏡子,相關研究的持續關注往往表明實踐的穩步開展和政策的落實,反之亦然。以“公共衛生”和“人才培養”,“公共衛生”和“教育”,“預防醫學”和“人才培養”等近似詞為關鍵詞在中國知網上檢索2001年1月1日至2020年2月28日的文獻,獲得126條相關文獻題錄信息。篩選后剔除與主題不相關的文獻,共獲得87篇公共衛生人才培養相關的論文。經過閱讀與分析可知,學術界對公共衛生人才培養主題的研究存在以下幾點問題。一是關注度較低,沒有形成研究熱度。分析的87篇文獻橫跨了15個發表年度,2016年、2017年和2019年各有10篇,其余年份的發文量都在10篇以下。二是研究質量不高,核心期刊發文量少。87篇文獻中,僅有12篇文獻發表在核心刊物,占比13.79%,其中有5篇發表在《現代預防醫學》、2篇發表在《中國衛生資源》。三是研究的主體機構較少,跨機構的合作研究較少。87篇文獻作者所屬機構涵蓋了高校、疾控中心、大學附屬醫院等,其中有30余篇的作者所屬機構是高校。而目前我國開設公共衛生學院的高校有80多所,仍有至少一半的高校沒有重視公共衛生人才培養相關的研究。四是高產作者較少,沒有形成系統的研究。分析的87篇文獻中,發表論文超過3篇的作者僅有5位,共發表18篇論文,占比20.69%。五是研究內容趨于同質化,研究方法單一。相關研究主要圍繞公共衛生人才培養的現狀、培養模式、教學改革、存在問題和措施等展開,流于主觀評論,與實踐脫節;以思辨研究、比較研究、個案研究的定性研究文獻占主導,以數據支持的定量研究偏少。整體上,學術界對“公共衛生人才培養”尚未形成系統、深入的研究,對實踐的支撐力不足。

三、新形勢下公共衛生人才培養的對策

培養復合型的公共衛生專業人才是公共衛生教育的基本目標。高校是承擔公共衛生教育的主要場所,為公共衛生專業人才的輸出提供保障。一流的公共衛生人才培養需要一流的教師隊伍、一流的學科建設、一流的實踐基地、一流的科研平臺、一流的文化環境等多方面的共同作用。

1.創新教學模式,注重教學觀念、內容和方法的與時俱進。隨著經濟和社會的發展,公共衛生人才的服務理念、服務范圍、服務方式在新時代也被賦予了新的內涵,這對公共衛生教學模式也提出了新的要求。然而,目前的教學仍沒有脫離傳統上以預防醫學知識傳授為主的觀念。在醫學模式轉變的背景下,公共衛生專業的教師要更新教學理念,樹立“培養復合型公共衛生人才”和“從預防為主轉變為以健康為中心”的觀念。在教學內容上,既要在“健康中國”上升為國家戰略、醫學模式轉變等新形勢下重視公共衛生專業教育與通識教育的結合,也要迎合社會需求注重公共衛生知識傳授與實踐技能培養的結合。公共衛生學授課過程中要把握好知識專業性與廣博性的優先次序,在學生掌握公共衛生學理論知識與實踐技能的過程中,合理融入心理學、管理學、倫理學等人文教育。公共衛生學授課要摒棄傳統的“填鴨式”教學方法,可以根據課程內容采用靈活的教學方式,如以信息化手段開展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混合式教學方法,使學生自主查閱學習國內外公共衛生學的前沿動態;以情景教學法模擬突發性公共衛生事件現場,訓練學生的應急處理能力;以案例教學法講授“非典”、新冠肺炎疫情中的模范人物,培養學生的職業道德。

2.注重實踐與研究基地建設,強化公共衛生人才服務社會的能力。服務社會是大學的主要功能之一,也是公共衛生人才培養的出發點與落腳點,與社會需求相銜接是公共衛生人才培養的價值追求。公共衛生學院要重視平臺搭建,建設公共衛生專業實踐基地和重點實驗室,與省市級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等相關單位建立合作機制,為學生提供良好的實踐與研究平臺。在公共衛生人才培養的各個階段,要重視培養學生將理論知識應用于實踐的能力,充分利用實踐基地進行現場演練,如在基地模擬突發性公共衛生事件的現場[9],使學生熟練掌握應急處理方法、分析問題方法、風險評估方法、現場反應能力、協調溝通能力等技能。在開展公共衛生相關的研究過程中,學生要在導師的指導下結合社會熱點和人

民群眾關心的問題進行研究,公共衛生學院可以與企業、科研機構等單位建立戰略合作關系,成立協同創新平臺,使技術創新與社會需求有機結合,提升公共衛生領域研究成果的服務轉化與成果轉化效率。

3.完善學科建設,提升學科專業對人才培養的支撐力。學科建設與人才培育是統籌推進的協同過程,公共衛生人才培養離不開學科專業的支撐作用。目前,公共衛生教育沒有受到足夠的重視,“雙一流”建設高校中,開設公共衛生學院的學校數量很少,即使是清華大學這樣的理工科強校也沒有開設獨立的公共衛生學院。一些公共衛生學院合并到綜合性大學后經費投入、平臺建設等有所弱化,使公共衛生學科發展舉步維艱。新形勢下,進行公共衛生學科規劃時需要注意:一是把握發展的趨勢,面向公共衛生科技前沿凝練學科發展方向,建立動態調整的激勵機制,搶占發展良機,贏得競爭制高點;二是與社會需求相對標,公共衛生學科結構的優化著眼于社會發展的需要,依據學院的辦學基礎與學科資源,建立與經濟社會發展相融合的交叉型、應用型新學科;三是扎根于公共衛生學科的傳統與歷史文化,歷史傳統是學科發展的土壤與基因,建設一流的公共衛生學科要立足于本土的公共衛生教育生態環境,防止生搬硬套造成水土不服[10]。

4.加強科研的國際合作,推動學術資源的教學轉化。在“公共衛生人才培養模式”的頂層設計方面,要根據實踐基礎加強深層次的理論研究。公共衛生學院要積極開展與世界知名公共衛生學院或科研機構的合作,及時掌握公共衛生人才培養的前沿教學學術。如哈佛大學、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多倫多大學的公共衛生教育和科研在世界處于領先水平,可以和這些高校建立合作關系,交流培養模式、教學方法、課程安排等方面的教學學術,學習突發性公共衛生事件的有效應急處理方法、重大傳染性疾病的預防與治療方法。公共衛生領域的科研實力對公共衛生教育與人才培養有直接的影響。在科學研究開展的過程中,學生的參與能開闊知識視野,高質量的科研項目攻關也能鍛煉公共衛生人才的科研思維;在科研成果的產出階段,建立有效的科研轉化機制可以為公共衛生人才培養提供優質資源,為教學內容的更新、教學形式的創新提供理論支撐[11]。

5.健全師資隊伍建設體系,為公共衛生人才培育發展營造良好生態。2006年7月,在杭州舉辦的預防醫學教學研討會通過了《公共衛生教育基本要求》,從專業精神、醫學基礎、群體健康、管理與社會動員、信息管理、科學研究等6個領域,提出了公共衛生人才培養的基本要求[12]。這就需要有豐富學科背景的教師隊伍來教授知識。有研究表明,公共衛生學院教師的學科背景單一、結構構成不合理成為提高人才培養質量的瓶頸[4]。為公共衛生人才培育創造良好的生態,需要完善師資隊伍建設機制。一方面,要由存量思維向增量思維轉變,通過經費支持、住房補貼等福利保障政策,引進高層次公共衛生人才。為了更好發揮學術骨干和學科帶頭人的引領作用,公共衛生學院可以鼓勵優秀骨干教師以“傳幫帶”形式組建團隊,交流學習經驗,實現“引才”和“育才”的有力結合。另一方面,要改革公共衛生學院教師評價體系,激勵教師充分盡其才、展所能。當前各類大學第三方評價的指標體系中科研權重普遍較高,對優質教育資源的分配、教師晉升的標準等產生了一定的影響,進而影響著教師“以科研為重”的發展選擇。因而教師評價標準中可以適當增加教學相關指標,鼓勵師資隊伍重視教學。

(師璐,南方醫科大學教學發展中心研究實習員,廣東廣州510515;黎莉,南方醫科大學教學發展中心教授,廣東廣州510515;邢方敏,南方醫科大學教學發展中心副研究員,廣東廣州510515)

參考文獻

[1] 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印發全國醫療衛生服務體系規劃綱要(2015—2020年)的通知[EB/OL].(2015-03-30)[2020-02-20].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5-03/30/content_9560.htm.

[2]廣州市統計局. 2016-2018年廣州市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EB/OL]. (2019-04-02) [2020-02-19]. http://tjj.gz.gov.cn/tjgb/index.html.

[3]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令(第376號).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處理條例[EB/OL]. (2003-05-09)[2019-12-29]. http://www.gov.cn/gongbao/content/2003/content_62137.

htm.

[4]段志光,王彤,李曉松,等.大健康背景下我國公共衛生人才培養的政策研究[J].中國工程科學,2019(2).

[5]任曉輝,張雪,余飛,等. 2012-2016年我國部分高校公共衛生相關專業本科生招生與就業調查[J].現代預防醫學,2018(23).

[6]朱榮嘉,徐立明,劉韻一,等.公共衛生專業醫學生個人專業發展認知狀況調查[J].醫學與社會,2018(8).

[7]萬成松.對我國公共衛生教育的思考[J].現代預防醫學,2014(6).

[8]最好大學網.軟科世界一流學科排名2019-公共衛生[EB/OL].(2019-06-15) [2019-06-26].http://www.zuihaodaxue.com/subject-ranking/public-health.html.

[9]張朱佳子,王慧,商杰.情景模擬教學在公共衛生醫生重大公共衛生事件應急培訓中的應用[J].醫學教育管理,2018(04).

[10]孟艷,劉志軍.“雙一流”背景下一流學科建設的三重邏輯----以河南大學學科建設為例[J].研究生教育研究,2017(04).

[11]師璐,曾志嶸.科研要素在大學第三方評估中的運用及比較[J].科技管理研 究,2018(23).

[12]公共衛生教育基本要求[EB/OL].(2011-10-22)[2020-02-22].https://wenku. baidu.com/view/0a3377c59ec3d5bbfd0a743f.html.

Problems and Countermeasures of Public Health Talent Cultivation

----Thinking Based on the 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 Epidemic

SHI Lu LI Li XING Fangmin

(Southern Medical University, Guangzhou 510515)

Abstract:At present, the stock and increment, hierarchical structure and quality level of public health talents is not meeting the needs of economic and social development.In the new era,cultivatingpublic healthtalentsis a rational choice to implement the strategy of "Healthy China", but there are problems such as outdated training model, weak discipline construction level, and insufficient theoretical research support. Cultivating compound public health talents,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should give full play to the function oftalent output , to update teaching ideas, contents and methods with The Times; to enhance the support of discipline construction for talentcultivation; to strengthen the teaching transformation of academic resources in the field of public health; tostrengthen the society serviceability of public health talents; toimprove the construction system of teaching staff and create a sound environment for the cultivation and development of public health talents.

Key words:public health; talent cultivation; problems; countermeasures

學校地址:廣州市白云區沙太南路1023號-1063號
粵ICP備05084331號  南方醫科大學版權所有
现在游戏行业怎么赚钱 东方财富股票行情吧 澳门彩资料 18日股票大盘下跌 江苏11选5下期预测最准确 股票推荐买入软件 一期一码最准期期中 二分彩计划网站 一分赛车开奖官网 pk10走势图公式 北京时时彩赛车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