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新聞

【南方都市報】南都專訪南方醫科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前院長、首席科學家鄒飛

時間:2020-06-01 17:46:00  來源:南方都市報   編輯:張淼  作者:  點擊:

南方醫科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前院長、首席科學家鄒飛談醫、防關系。

南方醫科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首席科學家,“公共衛生與預防醫學”和“特種醫學”一級學科博士點和博士后科研流動站學科帶頭人,國務院學科評議組成員,國家教育部預防醫學教指委委員。

疫情后的公共衛生體系應怎樣完善?怎樣能更精準更有效地做好預防?近日,南方醫科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前院長、首席科學家鄒飛接受南都專訪,談公共衛生體系中的醫、防關系。鄒飛把疾控機構的職責歸納為“偵察兵”、“消防隊”、“戰斗隊”、“參謀部”。他提出,目前需讓“偵察兵”職責充分發揮,同時,急需解決“醫、防脫節”的問題,并讓更多的專業人才填充到公共衛生事件應急一線去,“目前預防醫學專業的優秀畢業生選擇疾控機構的很少”。

目前存在“醫、防脫節”的問題

“醫療和預防是兩回事,醫療是解決存量的問題,預防是解決增量的問題”,鄒飛說,本次疫情防控就能看到,前面一階段,醫護去治病救人是重點,后面階段,重在控制新發病人、感染數量,“這就是預防的力量,解決增量的問題是非常重要的”。

鄒飛打了個比方,“比如,有人溺水了,醫生把人搶救過來,這是醫生。但為什么這里老有人溺水呢?是橋上的欄桿沒有修好,把它修好,這就是公共衛生醫師要做的事”。鄒飛說,公共衛生其實更多地面對健康、“亞健康”的人,尤其要保護易感人群。

而在疫情面前,公共衛生體系中的疾控體系、醫療體系、科研體系都缺一不可。

他認為,目前存在“醫、防脫節”的問題,這與疾控工作的職能定位緊密相關,也與醫學教育中的不平衡、人才評價體系等有關。要提升疾控體系的疾病預防能力,也需從硬件、軟件、管理體制幾方面入手。

疾控部門要加強“偵察兵”職責

在公共衛生體系中,擔負著疾病預防職責的疾控中心是其中的一個組成部分,在這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備受關注。鄒飛認為,疾控部門也有自己的尷尬,“疾控的尷尬在于疾控的利它性。一位流行病學教授開玩笑說,公衛領域從業者生活在悖論里:消滅了某種疾病,自己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價值”。同時,與前線醫生相比,疾控人員沒有處方權,而在組織協調方面,疾控部門又沒有行政權力。

他提出,疾控部門的職責其實可以歸納為“偵察兵”、“消防隊”、“戰斗隊”、“參謀部”。具體來說,“偵察兵”要在健康危害因素來襲時靈敏地察覺到,“消防隊”在應急時要有本事沖上去“滅火”、先期處置,這需要日常的人員、技術、方法和物資等能力儲備,“戰斗隊”要承擔為公眾提供疾病預防服務的具體任務,“參謀部”是給政府決策提供科學依據,把監測報告、調查報告轉變成措施、策略和政策,“比如什么時候可以復工、何時可以開學,都需要科學研判,構建數據模型等”。

他認為,當下要解決的最關鍵的是“偵察兵”的問題,“就是說誰來吹哨,誰會吹哨,什么人來吹哨,吹了哨之后有誰能聽見”。

醫學教育也要解決“醫、防分離”問題

在醫學門類中,基礎醫學、臨床醫學、預防醫學等是并列的幾個門類,“這里有個關鍵,醫學應該融合,不能分離,尤其是預防學,應該關口前移”,鄒飛提出,預防學應關口前移至臨床醫學體系里,在臨床醫學中建立完善的疾病監測上報系統。

他提到,在醫學教育體系中,也存在“醫、防分離”問題,比如,臨床醫學專業的學生其實對預防醫學重視不夠,醫學教育的知識結構需改變。

再比如全科醫生的問題,鄒飛認為,全科醫生的教育內容應是臨床醫學和預防醫學各占一半,這樣,到了基層,可以一邊做疾病預防工作、打疫苗,一邊做簡單的疾病治療工作,但目前醫學院里大多是把全科醫生放在臨床醫學院來培養,預防醫學的課也不多。

他認為,醫學教育的問題是一個系統工程,要考慮大的人才培養模式,要考慮人才培養路徑,即先學什么、后學什么、哪部分學多少,還要考慮實際的教學內容搭配、教學手段等,從這個角度講,要解決醫學教育上的“醫、防分離”也是一個系統工程。

應加強疾控機構的專業核心地位

疾控體系究竟怎樣才能做好預防工作?除了硬件、軟件配備,鄒飛認為,在管理體制方面,疾控體系統籌管理和整體規劃還有待加強,“目前上下級疾控機構之間僅有指導與被指導的關系,處理疫情時難以形成有效合力”。

他提出,疾控機構在防控工作的專業核心地位需要進一步明確,“要建立以技術和專業性為主,兼具一定行政職能的國家疾控中心”。具體而言,他建議劃分明確的中央事權和地方事權,如,傳染病報告、職業衛生與中毒控制、環境健康安全、輻射安全等涉及公共衛生安全的事項由國家疾控中心管理,慢性病、營養、婦幼、學校等不涉及中央事權的事項由地方疾控中心管理。

針對目前疾控部門的不同層級間是業務指導關系,需要強化上級疾控機構對下級疾控機構的管理,將屬于中央財政事權的重大公共衛生服務項目實行業務垂直管理,強化全國疾控系統“一盤棋”。

同時,也需要理順疾控機構與醫院、基層醫療衛生機構之間的關系,推進信息共享、工作協同和防治結合。加強疾控機構對醫療衛生機構疾控工作的技術指導和監督考核。

培育和吸引優秀人才到疾控一線

在預防醫學教育一線工作多年,鄒飛特別提出了重大突發公共事件中專業化應急人才問題,“部分應急管理人員難以承擔指揮職責;缺乏一錘定音的人才;專業型應急救援志愿者隊伍匱乏,專業應急救援經費不足,人才流失嚴重”。

“搞預防的人,待遇低、工資水平低,連報考人數都很少,很多學生都是調劑過來的”,鄒飛透露,目前第一志愿報考預防醫學專業的同學,所占比例最高也不超過30%-40%,有不少都是調劑過來的。他說,即使是預防醫學專業的優秀學生,最后就業選擇疾控機構的也不多,“他們寧可去醫院做院感、科研或者去一些相關的輔助科室”。

為什么不愿去?“關鍵的一點是,待遇不夠好,我們統計過,有的年薪只有8.2萬元,這個年薪不高?!编u飛介紹,大部分預防醫學的畢業生去了醫院的感染科,或者海關、機場做防控、檢疫工作。

疾控工作怎樣才能吸引人才?“學校導向是第一,政策導向第二,社會保障是第三,還要看國家社會的重視程度”。鄒飛說,即使經歷了這次疫情,但讓整個社會很快轉變觀念也很難,人才的問題也需系統解決。

鏈接

廣東出臺15條措施 加強公共衛生人才隊伍建設

今年3月26日,中共廣東省委辦公廳、廣東省政府辦公廳印發了《關于進一步加強我省公共衛生人才隊伍建設的若干措施》,提出了15條措施,包括深化院校公共衛生人才培養改革創新、提高公共衛生人才福利待遇等方面。

該文件提出,建設實戰化公共衛生快速應急響應人才隊伍,定期組織開展實戰化的培訓演練,重點提升樣本采集運送、快速檢測、快速評估、生物安全、應急處置和遠程協同作業能力,“到2022年底,實現省市縣三級公共衛生快速應急響應人才隊伍全覆蓋”。

同時,將以流行病學調查和實驗室檢驗檢測人才為重點,做大做強衛生疾控專業技術人才隊伍,并提出了量化目標:按照常住人口萬分之1.75的比例核定全省疾控系統編制總量,各級疾控中心專業技術人員占比不低于崗位總額的85%,其中衛生技術人員不低于70%。

文件還提出,增強臨床醫學人才傳染病防控救治能力,要圍繞重癥醫學、感染性疾病、呼吸性疾病、核生化醫學救援等重點??平ㄔO,在珠三角和粵東粵西粵北地區分區域組建衛生應急救治專業技術隊伍。

基層公共衛生人才基礎保障方面,該文件提出,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站)公共衛生醫師編制按照常住人口每萬人1-2名配備,全面落實每萬人常住人口擁有3名以上全科醫生目標要求。

文件提出,深化院校公共衛生人才培養改革創新,具體包括適當擴大公共衛生及相關專業招生規模,在2020專插本招生中增設預防醫學專業,公共衛生碩士專業學位研究生招生計劃同比增長50%;加強面向全體醫學生的全科醫學教育和預防醫學教育等。

完善公共衛生人才崗位聘用管理方面,文件提出,簡化公共衛生急需緊缺人才招聘手續;將公共衛生專業畢業生納入高校畢業生下基層上崗退費計劃等。

文件還提出,提高公共衛生人才福利待遇,包括探索基層公共衛生機構薪酬制度改革;公共衛生事業單位可按照“?;?、強激勵”的原則,在核定的績效工資總量內自主確定內部績效分配辦法,加大獎勵性績效工資占比,重點向關鍵崗位、高風險崗位、業務骨干和貢獻突出的衛生防疫人員傾斜。

學校地址:廣州市白云區沙太南路1023號-1063號
粵ICP備05084331號  南方醫科大學版權所有
现在游戏行业怎么赚钱 福彩30选5中奖号码 管家婆精选二肖二码 浙江11选5奖励 北京快3和值走势图表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幸运赛车怎么看计划 陕西快乐十分直播 赛车pk10开奖查询 中国股票指数期货发展 贵州11选5昨天开奖结果